Utopia

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天下事,都付笑谈中

I wish one day in the future we are able to go back our home.

我们更多的讨论的是如何生存而非如何死去。

我的人生真是即单薄又无捷径可走。

a man’s solicitude

温度

“我觉得你的照片很有温度”

何倩和其他小组的同学是这么安慰从老师那里回来不安的我,天,这话把我感动的一塌糊涂!把我从老师可能要批评我的作品的恐惧边缘拉了回来

“虽然我没看过其他组的”

好嘛,又退回去了。

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确实多余了,但凡有老师点评照片,我的照片就一定会被拿出来。

“爱心午餐那个作品就很有故事性,很鲜活”

“这种对比的形式很好啊,当然我不说照片拍的怎么样”

“你拍一个男人背着孩子在树下玩手机,这是一个现象。你是不是也能看出为什么他们会贫困?”

“小日子,很零散。照片作为记录的一种形式日期地点是不是应该标注清楚?”

.

.

.

不管批评还是赞扬。我觉得都是...

2016/09/27 摄于 重庆忠县新立镇桂花村

原是追随一群鸭子,转角就见到一位老人在家门口的石凳上安静地纳鞋底。那群鸭子在她身后自觉地排排站。

这画面让我觉得非常有趣,举起相机拍了,才向那位老人走去。

交谈了以后觉得这位老人真是人生赢家。

脱贫住新房,家人安好,孙子在附近特色农家乐玩耍(第三张)

不知道为什么很羡慕老人散发出的那种闲适


采访手记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© U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