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topia

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天下事,都付笑谈中

存一波自拍

我们小组需要采访别人,询问他们关于家的意义。
我觉得有亲人在的地方就是家,我搬过很多次家。但是外婆家从来都是在那一个地方,一片芒果林子的深处,曲折蜿蜒小路一转就是我外婆家。
外婆是一个黎族人,脸上有着族人特有的刺青,黯淡的绿色纵横于面。她总是笑着用蹩脚的普通话和我交流:吃清姑娘(清补凉)了没有啊?外婆会用做饭剩下的炭火,烤玉米或者地瓜给我们吃,还教我如何用枯草点火,如何吹气才能把火吹大。晚上睡在一起,她的身上有一种柴火混着别的味道的气味,不算特别好闻,但是很安心。
她走的那一天,我在剪片子。
妈妈突然打来电话,说不在了,我心里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挂了电话却止不住大哭。
却也不明白这种离开意味着什么。直到春...

我为什么不追星?
除了自己脸盲和认为最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以外,
我觉得我是一个感情十分脆弱的人
我经不起别人的诋毁
比如说,我喜欢一个明星,突然有一天他有一个不知真假的绯闻
他在我心里就不干净了,我就不会喜欢他了
而不是像其他姑娘会去维护自己的爱豆

生日快乐

关于异国

如果算北京时间再有一天就是我的生日了,不知不觉来英国快三个月了啊。自从丢了钱包以后,内心有一块儿总是空落落的。我记得当我打电话给Sharrie问她相关的补办流程的时候,

她问我‘你哭了吗’

我说‘都是成年人了,冷静一点’

明白眼泪没有用,强迫自己独自面对和冷静解决问题也许就是成熟的标志。当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会惊慌吗?会难过吗?会彷徨吗?答案是:会的。

在异国会特别没有安全感,我不敢和外国人交流,当我们沟通出现障碍我会很害怕嘲笑。

每天早上习惯性check 邮件,因为害怕错过重要的事情。

强行让自己变得social,因为害怕没有朋友。

害怕生病,害怕变得脆弱。

但是最害怕的还是决定出国是一件错误的...

I wish one day in the future we are able to go back our home.

我们更多的讨论的是如何生存而非如何死去。

© Utopia | Powered by LOFTER